Google
  • Google
  • 百度

郎遥远的思考

首页 > 学术与争鸣 > 百家争鸣 > 百家星座 > 郎遥远的思考

“下流无知少女”缘何独秀官场

作者:郎遥远郎遥远

来源:作者赐稿

来源日期:2011年12月31日

本站发布:2011年12月31日

点击率:3378次


  最年轻市长、县长、区长、镇长成为网民搜寻及爆料的热点或焦点。直升机式官员爆红,成为此间媒体报道的一道官场风景线。继“高京燕从待业人员到副市长只用了7年”引发网络热议之后,近日又有网友爆料称,曾多年担任洪湖某小学教研室主任的胡纯玉在2004年1月直接晋升为洪湖市副市长,再次引发舆论哗然。当地组织部回应称,女教师直升副市长,符合法律规定。

  网友们爆料直升机式官员,盖因怀疑当前官员任用体制的不透明、买官卖官、裙带关系、暗箱操作等乱象丛生,一幕幕现代版荒诞不经的官场现形记,政府公信力透支到“杯弓蛇影”的地步,让人对年轻官员火箭般直升倍感质疑。

  从罔顾舆论质疑一路攀高的最年轻市长周森锋,到最近曝光的高京燕,再到胡纯玉,轮番登场,可谓一个比一个更像范进中举,挑战公众对官员任用体制和官场道德的认知底线。更为荒唐的,居然还有组织部门躲避舆论监督,而干脆把直升官员简历列入国家机密。网友爆料的直升机式官员,实际上只是中国官场此类现象的冰山一角,现实政治生态中更为普遍,各地都有。只是这些案例,因为太出格,太夺目,才分外博得媒体和大众眼球。

  为什么素以严谨著称的组织部门,会出现这种怪诞提拔的观瞻呢?难道是跑官要官、买官卖官的潜规则,已经泛滥到比封建社会还失范的地步?为什么从周森锋到胡纯玉,当地组织部门都振振有词,大言不惭,高调声称符合法律程序,不存在违法违规,甚至无提拔瑕疵呢?莫非这些个直升机式提拔的官员,个个都是“人中吕布”,“女中花木兰”,成就一段知人善任的现代伯乐佳话?

  组织部门的答辩,我姑且信之。在当今宦海,不管多深,还是必须“人大选举”这一关渡水过河的。虽然,“人大选举”通常是常委会干部任命的背书者和鼓掌者,但按照现行中国法律和官员任命制度,通过人大举手,那就合法了。

  我们拨开直升机式官员任命的浓雾,不执迷于官德的表象拷问,就不难发现,真正昏庸的伯乐,不是哪一地的组织部门,也不一定是哪个大权在握的书记,而是中国与现代政治文明格格不入的干部任命体制,是中国政治体制的瓶颈性弊端:官员的上级任命制,以及由此衍生的“下流无知少女”政治秀。

  “下流无知少女”,不是指汉语中的传统词义,而是几个身份关键词的首字组合,这是中国官场俚语,在坊间广为流传,在媒体也屡有提及,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常成一个热点话题。其意是,“下”是指下过基层锻炼的干部;“流”是指有过留学经历的干部;“无”是指无党派人士和民主党派人士干部;“知"是指知识分子干部;“少”是指少数民族干部;“女”是指女性干部。这是提拔干部最有利的几条竞争条件。把“下流无知少女”所囊括的这些人才,充实进各级领导班子,是当今中国政治制度改革的现状和趋势,形象表达了以巩固政权、开放改革、统一战线立意的官场用人导向。

  “下流无知少女”独秀官场的用人导向,与中共建党史上“三三制”原则一脉相承,只不过换了执政、参政、议政的不同版式,将政府官员、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的名额,分配落实到具有不同的职业身份和社会身份的人,其根本政治理由是,保证具有广泛的代表性,进而象征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民主具有广泛性。

  “下流无知少女”一词虽是戏称,但在干部选拔中已成惯例和明规则,提拔升迁往往别具优势。在现实干部队伍中,此类干部常现稀缺,为了满足统一战线结构性的需求,组织部门经常出现从少数人中选拔的现象,矮子里拔将军,甚至乱点鸳鸯谱。有的地方更是利用换届的契机,为了达到干部配备的“下流无知少女”硬性比例,规定四十以下比例百分之二十,不得不降低对这种结构性干部的选拔要求。表面上投票推荐,实际上领导点将。这就不难想象出,为什么湖北组织部门视周森锋为宝,为什么待业人员高京燕七年摇身一变到副市长,为什么小学教研室主任胡纯玉会直升副市长。这些任命背后,不一定都有猫腻,但这些人身上,总有一条属于“下流无知少女”的干部选拔优势。何况,在中国官场当个地方官,尤其是副职,只须听话,唯上是从,何须大才?只要有背景,或者合政治胃口,不是傻瓜都能当。

  “下流无知少女”干部选拔观,貌似一种兼容并蓄的包容性政治文明,实际上,并未超越古代封建官僚制度。中国自秦汉以来,为适应专制主义中央集权政治的需要,先后建立和发展了以察举、考试为主体的,以荐举、辟署、征召、军功、纳货、任子等为辅助的,多种途径的官吏选拔制度。除此,还有诸如计吏、上书、博士弟子和国子、技艺、纳赀等选拔官吏的途径。这些选官途径,一是补充主要选官途径,二是为了适应某种政治时势。这与“下流无知少女”选拔,异曲同工,何异之有?

  “下流无知少女”干部大多集中在政协、教育科技和妇联等非热门和非要害的工作岗位,领导意志一如既往得到加强。这让人难免想起古代“官”与“吏”的分离。所谓“领持大概者,官也。办集一切者,吏也”。官员属领导决策的政务官;吏员是书吏、胥吏、书办,为具体办事的事务官。以此相对照,当今中国是否也还有“官”与“吏”的分离呢?党的书记是领导决策的“官”,不列入竞争性选举,而是上级委派;政府部门官员则是具体办事的“吏”,可以公开竞争性选举。由此观之,“下流无知少女”难逃政治花瓶之嫌。

  “下流无知少女”看起来非常包容,其实隐含一种对平等价值观的伤害,对公平择优原则的违背。一些行政性的“吏”行工作,与政治派别有何干系?硬性规定“下流无知少女”持有唯一入场券,一概拒绝中共党员入内,实际上折射出一种居高临下的政治优越感。似乎告诉公众,那些官位,我们给“下流无知少女”们留着,我们没有独食。这种权位的嗟来之食,有多少尊严和荣光呢?

  其实,公众关心的,不是那个官位是谁当的,而是谁选出来的,为谁负责的。“下流无知少女”们当官,共产党员当官,只要践行“权为民所赋、权为民所用、情为民所系、利为民所谋”,都一样拥护;反之,贪腐无为,都一样唾弃。让民众一直非常纠结郁闷的是,这个国家权力究竟是领导的,还是人民的。

  党在选拔任用干部时,抱持重要的两大支柱是:意识形态和组织观念。和世界上大多数党政不同,中共一直把自身界定为一个具有使命感的政党,也就是著名的“三个代表”,党要引导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沿着党认为是正确的方向发展。党的使命表达于党的路线和政策上,

  要实现党的使命要靠党的干部。

  但是,毋庸置疑,当今中国自上而下的干部任用制度,存在着一些相当不科学的地方,甚至是严重的弊端。和世界上发达政体尤其是民主政体相比较,中共的特殊性就是政治官员和公务员之间根本没有界限。在发达民主国家,政府公务人员在原则上秉持政治中立的原则,其宗旨就是政策执行。而中国,则是党国一体。中国的干部选拔和管理制度如果不加以纠正,就会导致党内的政治垄断,产生贪官的实质就在此。谁有任命权,官员就会为谁服务。民主国家民众对官员有选举权,所以官员不敢对民众任意妄为,作威作福,而是为了民众利益而据理力争。而在中国,上级对下级有任命权,所以官员不敢对上级有不恭不敬,反倒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欺上瞒下。可见,自上而下的干部任用,导致“喜上厌下”,背离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,是所有问题的根源。从长远来说,现行制度会导致执政党的保守性,并且容易和国民与社会脱节,困顿在社会转型期种种矛盾聚焦之中,难以自我抒压解围,甚至走向与民意对立的危险境地。

  在民主健全的国家里,无论是党的干部和政府官员,大都是由选举产生,而选举是自下而上的优胜劣汰过程,人民所选举的官员必须向人民负责。不管是“下流无知少女”干部,还是共产党员,一律平等,公开竞选,接受选民挑选。被选任的官员必需要有真实的成绩,对选民负责。尽管选举制度也会有弊端存在,但选举制度本身就是一种纠正机制,其道理很简单,因为国民是不能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被欺骗的,不能对人民负责的官员最终会因为选举制度的存在而被淘汰。

  不解决干部任用体制的根本问题,“下流无知少女”还会各种怪相重演的官场秀,成为组织部门的政绩花环,人民当家作主只能是一句空话。久而久之,就形成了马太效应:武大郎开店,一个比一个矮,一代不如一代。只有把选举权交给人民,相信人民群众,群众就能选出自己满意的、德才兼备的干部。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战争年代有这个胆略和责任,现在和平建设时期更应有这个胆略和责任。惟其如此,才能真正实现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伟大超越。

  这是2011年度最后一篇博文。明天就是2012年元旦。祝愿我们国家新年更加民主自由,繁荣昌盛!祝愿网友新年快乐,吉祥如意!祝愿编辑身康思愉,天天向上!

(转载本文请注明“中国选举与治理”首发,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)

相关阅读:

评论:

关闭窗口
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